都市景观正越来越多地成为水墨画表现的新的主题,于是有了都市山水、都市水墨等新的水墨类型。新事物的萌发总受到内与外两种原因的催孕,一方面,都市建设的热潮已经使我们的生存空间和视觉感受与人造的第二自然密不可分,它们外在地触动和提示了传统绘画样式的时代新变,另一方面,在探讨中国画现代转型的过程中,表现主题的更新自然而然地成为探索的一个重点,这是现代社会条件下中国画的文化境遇,因此,都市景观与水墨语言这一课题便成为中国画发展的新命题,不少画家志在其中,樊枫便是突出的一位。

樊枫的山水画,从苦练传统笔墨技巧和造型能力出发,逐步转向对于现代文化和都市情景的关照。可以说,他从传统中不仅仅学到表层的笔墨语言与布局程式,更重要的是提炼出了中国画的艺术精神。传统山水画给予他的塑造能力与精神方式,成就了他艺术的灵魂,并由此一路伴随着他走向现代,进入新的主题。

在水墨画坛,面对迫在眉睫的社会现代进程,艺术家们以不同的态度应和着。他们的反应往往分为两类不同的方式,一类是有意识地躲避越来越人工化、机械化的现实世界,在对山林自然的向往中抒发情怀,吟咏生命;另一类是尊重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体验,以笔锋直逼当代文化主题,直接描绘当代都市的人像与物象。樊枫的城市风景重在通过传统性的书法用笔去抒写建筑影像,勾勒现代都市纷繁跳跃的视觉节奏,渲染生机勃勃的都市生活气息。作品中城市的体块如重叠的峰峦,漫幻的云雾水汽如城市的呼吸吐纳,洋溢出现代都市的生活生机。

樊枫的都市山水中有许多是直接写生之作,在这部分作品中,可以看到他既有像古人写山画水那样凭借现场感受运笔挥毫的方式,更有以今人的态度将眼前现代面貌的建筑、桥梁、街区、道路转化为笔墨形象的主动性。在这里,写生的生不仅是物象生机的生,还有物象状貌不同于自然山水的生。樊枫的能力在于在这类景物面前,他能够很快地将山水情景与都市情境用移情、置入的方式结合起来,在构图取势和物象营造上将现代景观转换为山水形象,更重要的是,为眼前现代的形式结构找到笔墨表现的契机,将规整的、平正的、方硬的甚至是呆板的景象化为灵动的、活跃的、充满笔墨趣的水墨形象。他用笔用线用墨上恣意变幻,神采顿生,使新鲜的临场感受与新颖的笔墨趣味达到内在的统一,用中国水墨的语言打通了绘画表达的文化差异。

今天,樊枫的都市水墨景观,不仅具有鲜明的当代性,也体现出了他艺术追求上的个体性。他在走笔落墨之时畅快地激活自己的豪放情怀,特别有一种来自荆楚文化灵山道海的浪漫气质。从他用笔多变、线条率意上可以看到这种气质,从他闪烁着奇诡光影的皴染墨色上更可以看到一种精神的逍遥。

这样的都市水墨,这样的视觉力量,正是在传统文人画笔墨精髓基础之上的现代水墨改造。樊枫的创作是由楚汉文化长期培育而出的个体经验,通过一系列都市建筑景观构建了水墨的现代语境,及其形成的一种与都市营造相适应的现代笔墨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