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中国戏剧奖:用精品戏剧为消费文化补课

时间:2010年10月28日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刘明鑫

第三届中国戏剧奖:用精品戏剧为消费文化补课

——第三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暨“戏剧的品格和使命”研讨会侧记

“戏剧作为欲罢不能的民间生活方式,作为挥之不去的历史情感积淀,作为卓尔不群的国家文化符号,作为老而不僵的审美创作系统,它会有永恒生命力,无法替代。”第三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获奖者、湖南省艺术研究所所长胡应明的话说出了本届理论评论奖得奖者的心声。

第三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日前在北京揭晓,上海戏剧学院教授丁罗男的《大众文化与当代戏剧》等9篇论文荣获本届中国戏剧奖·理论评论奖。颁奖式后举办了“戏剧的品格和使命”研讨会,许多戏剧从业者和研究者对当代中国戏剧的发展给出了许多积极性意见。

胡应明认为中国广大农村对戏曲的需求量仍然十分巨大,他提到,在湖北黄梅县,仅半专业的剧团就有300多个,每次在戏曲艺术节的表演都场场爆满,部分县的戏剧演出收益达到1.5亿元甚至2亿元。农村的戏曲观众对戏曲不仅有量的需求,对剧目质量也越来越关注。上海、河南等地的专家学者交流了自己的演出经历和实地调查,对这一判断表示认同。近几年,大中城市中的戏剧市场也逐渐火热,以中产阶级为代表的稳定的城市戏剧观众群体正在形成。

中国剧协副主席王晓鹰指出,当今中国社会的文化氛围是以文化消费、大众娱乐为重要主题语的,收视率、票房、市场成为娱乐性文艺作品体现自身价值的最直观的量化指标,这是难以否定的趋势。西方发达国家的文化现状显示,大众娱乐可以容纳多元,以商业化程度最高、市场经济最发达的美国为例,其文化中既有拉斯维加斯赌场里令人叹为观止的歌舞、杂耍、秀场,也有各个大城市的众多交响乐、芭蕾舞等经典艺术表演团体,更有林肯艺术中心这样的世界著名的高雅艺术殿堂。而当下的中国却缺少多元的文化力量。经典文化、精英文化如果不能在主流文化中坚实有力地占据自己应有的位置,娱乐文化必将毫不客气地填补空缺,甚至滋溢泛滥。由此造成的深层负面影响,若干年以后,肯定会不可避免地显现出来。所以,王晓鹰说:“我们实在没有理由仅仅受利益的驱动,而将经典文化、精英文化置于大众接受和选择的主流之外。相反,我们同样需要为受众提供一个多元并置的文化生态,并引导当代与未来的受众进行经典文化的补习。”

上海昆剧团团长提出了“不比较”的看法,他认为消费娱乐性是电视先天随带的特性,而戏剧则有着更深广的价值,两者不可以盲目比较。惟商业文化是从,以票房、收入作为唯一的标准会带来很多消极的后果。真正优秀的戏剧凭借本身的独有剧场性和艺术感染力也能够得到大众的认可。上海著名民营戏剧从业者白咏城回顾了自己的民营戏剧之路,具体介绍了民营戏剧如何在商业市场运作中坚守住自己的文学品格,担当起应负的使命。他强调戏剧运作应充分重视媒体的宣传营销作用,研究市场的内在规律,并呼吁政府社会向民营戏剧投以更多的支持和关注。

中国戏剧家协会于1997年创办戏剧理论评论奖,其前身为“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评论奖”。十几年来,理论评论奖对于培养和发现戏剧理论评论人才,对于弘扬主流价值观、引导戏剧创作的正确导向,对于更新艺术观念、提倡和鼓励理论创新,对于繁荣发展戏剧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与会的专家学者一致认为,中国当代戏剧的繁荣需要剧作家、评论者、管理者等各方面的合作推动,也更要求戏剧工作者的执著坚守。正如著名文学评论家叶廷方老先生所说:“我们的戏剧要有出路,还得有一批为戏剧献身的‘殉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