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坚守京剧的价值体系 又要敢于突破前人的影子———

  “张君秋亲传弟子王蓉蓉,近日以两个专场度过了自己的“舞台生活30年”,演出后的座谈会上,与会专家提及“谁说梅兰芳、张君秋不可超越”?这对于坚守流派不敢越雷池半步的京剧界实属难得。”

  北京京剧院九大头牌之一、张君秋亲传弟子王蓉蓉,近日以两个专场度过了自己的“舞台生活30年”。而演出后的座谈会上,业内外专家对其以及张派艺术展开研讨,其中与会专家提及“谁说梅兰芳、张君秋不可超越?模仿到头来就是个影子,没有超越前人的梦想,京剧200年也不可能走到今天”的言论,对于坚守流派不敢越雷池半步的京剧界实属难得。

  原中国文联副主席仲呈祥认为,为王蓉蓉这样的角儿创造演出条件、提升他们的艺术修养反过来可以用他们的影响去造就懂得欣赏京剧艺术的观众。“有这样一句话,再美的音乐,对于不懂旋律的耳朵来说也是没有用的,我套用这句话,再美的京剧对于对京剧一无所知的观众来说,都是没有用的。国粹艺术能不能在今天建立一个好的传承体系,让后辈也能够享用这笔精神遗产,培养角儿和观众同样重要。好好的一部《赵氏孤儿》,原本忠战胜奸的主题被电影将程婴搞成了小市民,用喜剧演员来解构它,弄得糊里糊涂,这怎么能行?所以像王蓉蓉一样的当代名家应该坚守京剧的价值体系,不能让其变味。”

  原中国戏曲学院院长赵景勃称,“王蓉蓉最值得探讨的是一个高中生如何走向艺术的成功。她毕业于1982年,那时京剧的状况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王蓉蓉这班分到院团后,价值观瞬间乱了,一些人看到轮到我演戏早着呢,另外一些人看到待遇太低,于是出国潮、电影潮席卷而来。这个班群星璀璨,但人才也流失最大。王蓉蓉能够坚守实属难得,而她高中生的文化底子不仅助她厚积薄发,也让她有了定力。”

  王蓉蓉在国戏本科与研究生的班主任张关正教授认为,“王蓉蓉难得在研习流派的过程中没有失去自我。我不反对模仿秀,传承可以有多种类别,有的就是模仿,最后就是个影子。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像张君秋先生一样,四大名旦我都吸收,最后形成张派。他没有认为梅兰芳就到顶端了,我只能仰望,不可超越。张先生虽然没说,但他心里绝对认为梅兰芳是能够超越的。而我们现在的演员几乎从不谈超越,害怕别人说自己太狂,可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没有这样的梦想,总认为前人不可超越,那么京剧二百年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去年央视青京赛金奖得主、王蓉蓉的弟子王盼认为老师鼓励学生不完全学张君秋,要有自己的声音辨识度给了她非常大的空间。“老师不是完全学张君秋先生,不是完全学男旦的发声,她也是这样教我的。她经常说女孩本身扮相美丽,在台上一定要协调,我们发出来的声音也要漂亮,和我们的扮相一样,这也成了我多年来遵循的一条艺术原则。她还告诉我们,我们不是摇滚乐手,给观众带来不了刺激,我们要让观众真正能享受我们美妙的声音,而且要有我们自己的辨识度,一张嘴就能让观众听出是我,而不是张先生。所以我特别高兴老师能给我们这样的空间。但是老师也常说,有些东西必须坚持,比如京剧的扮相,我们不需要影视的扮相,京剧本身的就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