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嘉德香港2015春季拍卖会将于2015年4月4日至7日在香港JW万豪酒店宴会厅举行,预展日期为4月4日至5日,拍卖则于4月6日至4月7日举行。拍卖范围包括中国书画、中国20世纪及当代艺术、青铜器、明式家具以及瓷器工艺品,另外本次拍卖会将首次推出名表展销会。

中国的青铜文化源远流长。古人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和战争是古代政治中的两种最重要的事务,青铜器艺术之盛衰,与各个时代的政治礼制息息相关。

在商代早中期,即考古学上所谓的二里岗时期,青铜礼器开始大量出现,二里岗时期的典型器物是平底爵杯。商代贵族在祭祀中非常重视酒器,爵、斝、觯、觚、尊、卣是当时常见的酒器组合。至商代晚期,青铜器纹饰渐趋繁复,出现了所谓“三层花”的装饰风格,是青铜器艺术发展的一个高潮。

西周早期铜器承袭了商代晚期的某些繁复作风,例如对商代出现的扉棱、乳丁等装饰手法的继承,但在器类上,周人更加重视食器,出现了铺、匜等新的器形,表明西周时代礼制有所转变。至西周中晚期,铜器的风格渐趋朴素,不过仍有较为华丽的精彩作品。

春秋时代的铜礼器,有明显的西周晚期作风,渐趋明器化。春秋晚期,随着列国诸侯的新贵族兴起,政治礼制出现了繁文缛节的倾向,在代表贵族身份的青铜礼器和乐器上,也可以看到繁缛的纹饰,当时青铜器以装饰细密的蟠螭纹为主要特征,某些新的器类例如簠、缶开始流行。

战国的青铜器,一方面继续发展了纹饰细密的风格,另一方面又出现了很多素面的器物,表明当时青铜器的制造有趋向实用的倾向。这种风气与贵族的衰落、郡县制的发展密切相关。至汉代时,作为礼器的青铜器已经衰退,而代之兴起的,是日常实用青铜器器的工艺设计变得更为精致,例如设计精巧的熏炉,装饰细密的带钩、造型生动的席镇、嵌错金银的鸠杖首等。这种转变,既反映了时代政治变迁,也说明青铜器制造技术在不断进步,以适应世俗社会。青铜镜的制造,也可以说明这种进步。从战国时代至汉代,作为日用品的铜镜变得非常流行,工艺也极为先进,至唐代,铜镜的着名品种有海兽葡萄镜,可以作为代表。

与战争有关的青铜器,是兵器和车马器。古代贵族以精美的兵器表示自己的贵族身份,因此兵器的铸造常常首先采用最先进的技术,例如镂孔、镶嵌等工艺,装饰华丽可观。从这一点来看,豪华的兵器不但是武器,也是军礼中所必备的礼器。

早期贵族战争以车战和短兵器为主,在青铜器文化中,可以代表身份的青铜兵器和车马饰件都占有一席之地。到了战国秦汉时代,车战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以步兵和骑兵为主的战争导致了弩机的兴起,成为战争胜败的一种重要决定因素。

先秦青铜文化不仅局限于铜器的制造和使用,也包括金银器。从文化传播的方面看,中原青铜文化中有许多远方异域的因素,在相当大的时空范围内承载了中华历史。中国青铜器是高度结合了艺术性和实用性的创造,既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也是古代科技和艺术的灿烂结晶。

图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