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香港苏富比拍卖公司宣布将在今年4月3日春季拍卖会上举行“尤伦斯夫妇重要当代中国收藏:破晓——当代中国艺术的追本溯源”专场拍卖。这场专场拍卖上拍的106件拍品均来自于尤伦斯夫妇的收藏。尤伦斯夫妇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是在拍卖市场上出现的最有系统的私人收藏之一,这106件拍品的估价在1亿到1.3亿港币之间。张晓刚的《生生息息之爱》、王广义的《毛泽东:P2》和张培力、耿建羿等艺术家的早期作品均会在此次拍卖会上拍。

对尤伦斯夫妇此次决定出售他们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这件事一经公布就在艺术圈内外受到了非常大的关注。

首先应该说尤伦斯夫妇此次做出出售他们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的这个行为应该说比较令人意外。尽管从2009年春拍开始,尤伦斯夫妇就与北京保利拍卖公司合作分批出售他们关于中国古代和近现代绘画的收藏,逐步卖出中国古代书画的收藏,得到的资金用来支付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运营已经是非常明确的事情了。然而他们一直还在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并且2007年在北京798艺术区成立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该中心成立以来也一直在大力推广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因此尤伦斯夫妇出售中国当代艺术品出乎不少人的意料。

尤伦斯夫妇早在1987年就开始涉足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是最早涉足中国当代艺术品收藏的海外藏家之一,而且多年来他们一直在不断丰富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其中尤伦斯夫妇收藏的最大特色是主要集中收藏了从“85新潮”到1989年中国现代美术大展以及之后在香港汉雅轩画廊举办的“后89”这几次展览中不少经典作品。现在已经成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早期作品均被他们收入囊中,从收藏的经典性上看,他们的收藏无疑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其次,如果就事论事的话,收藏家出售自己的藏品其实是很正常的。藏家一般出售自己的作品有几种可能,一是在资金周转上出现了困难;二是需要对自己的收藏进行精简和更新,出售旧的收藏来买购买新的收藏,收藏趣味发生变化;三是出于未来遗产分配的考虑将藏品出售,进行套现,获得利益;四是藏家死亡;五是藏家遭遇离婚。显然尤伦斯夫妇此次出售可能主要是基于资金方面和兴趣转变这两方面的原因。更多媒体或者评论者诟病的是他们认为尤伦斯夫妇出售收藏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主要表明了他们已经对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失去兴趣,普遍的观点则认为他们其实就是为了获得利益,套现走人。

其实没有什么明文规定收藏家不能出售自己的收藏,私人收藏家收藏艺术品其实是件非常个人化的行为,这一点与公共收藏和机构收藏有着非常明显和本质上的区别。他不用受任何舆论监督的约束,他有权利处理自己的收藏。而之所以尤伦斯夫妇决定出售他们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在英国The
Art Newspaper 上刊登的记者Cristina
Ruiz的专访,尤伦斯非常明确的给出了三个方面的原因导致他做出这个艰难的决定:一是因为他年事已高,往来中国有诸多不便;二是因为他的后代对艺术收藏没有兴趣,这批收藏未来得不到很好的展示机会;三是因为他曾经考虑整体出售这批藏品,但是由于价格的问题,没有和中国或者国外的机构和私人收藏家达成协议,整体转让给某个机构和个人收藏家的这个愿望落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