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赵模 《千字文》 手卷

既去年五周年秋季拍卖会取得3.7亿成交额的骄人成绩后,上海道明拍卖公司再接再砺,承接喜人趋势,即将于6月24日举行的春季拍卖会更是精品荟萃。

经清乾隆《石渠宝笈》着录的唐朝书法作品:赵模《集右军千字文》行书手卷,乃是此次拍卖扛鼎之作。不计将之作为1号藏品的最后一位大收藏家丁念先于1968年为之所撰单行本《唐赵模集右军千文卷流传经过与怀仁圣教序的关係》,明确可考的已知着录为17种,包括吴宽的《匏翁家藏集》、张丑的《清河书画舫》、汪珂玉的《珊瑚网》、卞永誉的《式古堂书画汇考》、顾复的《平生壮观》,以及《御定佩文斋书画谱》、《石渠宝笈》等。

明人王世贞在《书画跋》中有这样一段记录:“赵供奉在贞观中以书名,尝与诸葛贞临兰亭刻石者。此帖云亦是摹晋真迹。在吴江史鉴所。匀整流使,矩度森然,恨结法小局促,乏箫散之趣耳。”其时史鉴家失火,惟有薛尚功《摹钟鼎款识真迹二十卷》、欧阳询《梦奠帖》褚遂良《文皇哀册文》及此卷独存,后来王世贞买了《文皇哀册文》,所谓结法小局促云云,或为自辩之言。同时代的文嘉在《钤山堂书画记》中则直言:“赵模集晋字千文,史明古藏本,史氏法书第一,亦天下法书第一。”非常遗憾的是此卷或失火于圆明园,千字文仅余495字;而在此卷的流传中,装裱形式对比着录内容可以得到以下信息,首先,在流传过程中,装裱形式几经变换,由手卷改装成册页,又恢复成手卷,又重新装裱,部分内容及部分题跋已丢失,如周天球篆书题跋,赵模本款,杨循吉、彭年观款丢失;钱祐、吾衍等观跋被移至杜牧《张好好诗卷》之后。现存题跋依装裱顺序,依次为:滕宾、夏克复、吴宽、徐寓、范允临、徐枋、罗原觉、罗振玉、梁启超、庄蕴宽、王国维、王大燮和于右任,各时巨眼皆倍加推崇,亦可见此卷之珍贵。

由念圣楼后人释出的另几件作品亦有可观,如宋高宗《乾坤一担》图与赵孟頫《毓麟图》。《西宫赐宴》乃海山仙馆潘仕成旧物,辗转经何荦再至丁念先处。图中人物山水竹石自然天成,殿屋玉楹东通廊庑,环以梅林,后列松竹,遥枕烟峦,层阴漠漠,气运生动。《乾坤一担》图有“至正二年八月,奎章阁鉴书画博士柯九思观”及“宣和鉴定”跋语。货郎担上琳琅满目,孩童围绕周边,各享其乐。《毓麟图》乃叶梦龙旧藏,因姻亲何瑞熊四十得子,为之欣然,慨然赠之。时值嘉庆帝办万寿宴,邀请众大臣入京赴宴,趁此之际,众幕僚共题裱边同贺。民国间曾主政浙江的黄季宽,其藏品同样让人眼前一亮。

黄季宽,即黄绍竑,与李宗仁、白崇禧号称广西三杰,历任军长,作战部长,广西、湖北、浙江省主席,监察院副院长等要职。解放后,又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常委。

黄季宽的藏品,最夺人眼球的莫过于是丈二巨制,高其佩的《松鹰长寿》,及高逾3米、并经吴湖帆题跋的吴大澂篆书对联。高其佩才华出众,大胆地创造出了别具情趣的“舍笔而求之于手”的表现技法。其所做指画,信手而得,苍浑沉厚,此件作品亦为其代表作。吴大澂的书法造诣以篆书最为精深,用笔苍辣,大气淋漓,沉着雄厚。由上款“叔宪先生”及吴湖帆的题跋可知,此联是吴大澂写给当时京畿仕宦张度的,以此拜会,相互考订金石之学。张度,字吉人,号叔宪,官兵部主事、刑部郎中等职。张度不但官居高位,还精深于金石之学,经常与潘祖荫、陈介祺共同研究、探讨。

董其昌《岚气生烟》,为邓氏风雨楼旧藏,有黄宾虹题签条,岚气萦绕,树木葱郁,不失为董氏山水之佳构。而马一浮行书长卷,配以沈尹默题引首、于右任书签条,乃是永康县长墨惠清为黄季宽50岁生日延请各人所作,别具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