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绪先生运用一种不易流畅却充满另外一种笔墨情致的涩笔涩墨,以强烈的书写性自如地拓展着自己的给画图式。于画纸上释放出一种静穆、幽深、古拙和稳重的超凡境界。它荡涤尘埃,逸气淋离,实为神品,妙品!  远观,先生的画冷峻脱尘,一派凛冽的茫茫气象;近看,那细枝末端,曲径通幽处的许多缜密笔法引人深究。许多地方画得满密但依然让人觉得虚灵动荡,气韵生动,内存风骨,极富生命之美。我们不但可以看到画家笔墨符号下的个性化特点,且可以发觉画家自觉的追求和可贵的哲学情思。  众所周知,郭子绪先生还是当代著名书法家,他的书名早已先于画名远播海内外。早在八十年代中期,他的书法便一度引领书坛时风。在他的绘画中,便不自觉地显露出其书法的功底,以书入画使得他的笔力充满节奏、韵律感,富有内在的生气和感染力。他大胆使用渴笔焦墨,意极华滋,其用笔用墨的挥洒自如,已臻化境,笔墨的皴擦使得画面浑厚且苍劲。  传统的中国画由于受到儒道两家思想尤其是道家思想的影响,信奉以素为贵老子所提出涤除玄鉴,强调实现对宇宙本体的把握、观照,必须虚静、纯洁,才能自然将天地之气吸纳于胸。郭子绪笔下的层峦耸翠、千岩万壑,在物我两忘的情境下,被他画得气象万千,内蕴丰富。可谓于苍茫中见丰润,于丰润中见骨力,于骨力中见灵魂。那一份传统笔墨的潇洒和纯粹,被他经营到了一个虚静空灵的极致,此乃个人高深绘画功力、精神境界和人生经历的的产物。  笔墨语言是崇高的,一切关系是通过笔与墨的变化传递、塑造物象的信息,而画家的胸襟、品格、气度之高下,也会不经意通过笔墨间流露出来。一旦过了,便会产生躁气,而在郭先生笔下丝毫看不到这种躁气,反之以凛冽、峻拔的高古之气让人的心也跟着沉淀下来,愿意在其中冥想、静坐。这种静心的功力源于画家的一种超脱气质,以及将这种超脱放达于笔墨,传达于观者的能力。若不是有高深的学养,清淡的性情作为支撑,恐怕是难以做到的。有闻先生在扬名书坛以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避居粤北山村,终日读书、写字、作画,历时十年之久。不求闻达于闹市,只潜心于书画寂寞之道,可以说这样的笔墨与性情历练对他今日画风的造就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而这样的作品也将在当代中国画坛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中国人的画,从有色到无色,是为了追求一种较高的艺术境界,郭先生的画里,平淡中有大美,素朴中见本心。他以纯而又纯的颜色,抵达着笔墨语言的至高无上。这种独特的人文气质放在今天更有其可贵之处,因此也必然得到时代与画界的尊重,先生的作品,以有所求又无所求的淡泊,以一种继承传统的精神发展出个人面貌,描绘出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经典。殊不知一味的求异寻怪,只能离绘画本体越来越远,在当下的绘画语境中,应该将求同也作为一个重要命题来对待,因为只有在这个基础上,才能给中国画以深度滋养,才可能产生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创新,经得起时代和人民过滤的书画精品。  郭子绪正在以沉潜的心情,辛勤地创作,为中国画的繁荣作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