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八大山人的《仿倪云林山水》

图片 2

鲜于枢的草书《石鼓歌帖》

在艺术品投资业内一直有一种说法,就是当代艺术品有泡沫,近现代艺术品价格刚刚好,而古代艺术品的价格被低估了。这是因为古代艺术品距离现在时间比较久远,相对于当代艺术与近现代艺术,传达给我们的各种信息也比较薄弱,大家在认识上还会有一个时间差。前两年当代艺术被炒到天价的时候,就有人认为价格不合理,因为“古代那些大师才卖多少钱呀”。现在,古代大师的作品真的卖上价了,是不是当代艺术的高价就合理了呢?而且,一件元青花可以卖到几个亿,一件珐琅彩官窑也可以过亿,那为什么中国顶级的古代绘画就过不了亿呢?所以,只能讲这些名作的成交价格比以前是高了,可是到没到位,还得再研究研究。

7月26日的北京,在匡时拍卖公司的春季拍卖会上,明代画家八大山人的传世名作《仿倪云林山水》以8400万元的高价成交,创中国绘画拍卖新纪录。

拍卖会前,该作品就因翔实的出版着录和重要展览记录吸引了海内外众多收藏家的关注。该作品起拍价为1100万元,多人参与竞拍后,价格很快升至3000万元,最终以8400万元成交,创下新纪录。此前,和往年各个拍场中成交价格最高的都是当代艺术品不同的是,古代作品的成交价格一直是今年春拍的一大亮点,在保利2009春季拍卖夜场上,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在经过多轮叫价后,以6171万元的高价成交。

在中国美术史上,八大山人是一个响亮的名字,当今几乎所有的中国画画家,无论哪门哪派,在谈到笔墨传承的时候,都要提到这个名字,可见这位曾落发为僧、俗名朱耷的明代皇室后裔,在中国文人画坛的深远影响力。他一生对明忠心耿耿,以明朝遗民自居,不肯与清合作,这种“有气节”的做法也被后世文人们尊崇,并和他的绘画气息联系起来。他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写心意,如画鱼、鸭、鸟等,皆以白眼向天,充满倔强之气。其章法结构不落俗套,在不完整中求完整。其独特的绘画风格对后世影响极大。所有的收藏家,都以能够拥有一幅八大山人的作品而自豪。而此幅《仿倪云林山水》是八大山人的传世名作之一,不仅被历年出版的所有八大山人画集收入,在一些八大山人研究论着中也均有提及,日本二玄社还曾在上世纪70年代将此作制成复制品专门供人研究和临摹。海外两大收藏家王方宇、王己千曾先后收藏此画。王方宇是文博界公认的研究八大山人的专家,他收藏的作品绝大部分都捐给了博物馆,流传到市场上的非常少。这幅作品在他之后的另外一位拥有者是收藏家王己千——海外中国书画鉴定第一人,他还在该画的签条上题写了“上上神品”

四个字。他们的看重使得此件作品不但在鉴定上没有任何争议,而且还使得它更加身价非凡,因为与《仿倪云林山水》同级别的画几乎都在各国博物馆中,所以能流传到民间的非常罕见。正因为这些基础,这个拍卖纪录也改写了2007年中国嘉德秋拍中明代仇英《赤壁图》创造的7952万元的中国书画拍卖世界纪录。因为拍卖方没有透露究竟是何方神圣出此大手笔,只有业内人士的分析:花这么大价钱去买古画的人一定不是收藏界的新人,一定是收藏古画很多、实力很强的藏家。

尽管八大山人的《仿倪云林山水》拍出了天价,但是匡时拍卖总经理董国强认为,中国古代书画的收藏还是处在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而且长期以来,古画的价值一直在被低估。因为在过去,最好的古画都是被海外买家买走的,我们国内的收藏家们在这方面的认识不够。直到2000年以后,国内购买古代书画的群体才越来越大。目前中国古画的绝大部分买家都是来自国内,他们都是从买近现代书画入手的,随着认识的不断提高,开始购买古代书画。“因为中国古董收藏的最高级别就是古画,当然难度也最高”。

据董国强介绍,像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近现代画家的作品很有可能会有一个企业家突然杀进来,以很大价钱买走。但是,像八大山人这样的古代书画家,毕竟与人们的生活有一定距离,对真伪的判断需要一定的承受能力。

所以专家们普遍认为,现在看中国古代书画的价格,也并不算太高。而且,现在市场上动辄价格过亿的元青花瓷器与宫廷珐琅彩瓷器,在古代的价值也无法与书画珍品相提并论。虽然名贵瓷器也代表了中国古代的高度文明,但是不会像书画珍品那样,可以让当时的皇帝们都魂牵梦绕。可喜的是,从去年秋拍到今年春拍各大拍场上的情况来看,中国古代书画正在取代曾经火爆的当代艺术,成为新的市场热点,并吸引着公众的视线一起回归传统。